当前位置:小说> 书库> 七年,过境

七年,过境

来源:网络

状态:连载中

作者:佚名

主角:

微信阅读


精彩内容阅读

我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。

我拿起手机,给徐清梦发了一条消息:“我骨折了。”

徐清梦立刻拨来电话,声音里满是关切:“阿凡,你怎么了?怎么突然就骨折了?”

“在去找你的途中,被一辆车撞了。医生说要打石膏,一个月都不能动弹。我能去你那里住吗?”我问道。

电话那头,徐清梦笑了:“阿凡,别开这种玩笑好吗?”

我愣了一下。

“我知道你想见我,但这个客户真的很重要,最近公司的人都很忙。”她顿了顿,“等这个项目忙完了,我直接休假,用一个月的时间好好陪你,相信我,我从不骗你。”

“清梦……”我欲言又止。

“抱歉宝宝,我现在真的有点忙,等我忙完再给你打电话。”她匆匆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。

我回想起她在医院对陈耀的温柔细语,对比之下,我的心情无比沉重。

如果我当时不在场,或许真的会被她的话所欺骗,相信她真的忙到无法照顾我。

我静静地站在她家门口,因为腿部的不便,只能一跳一跳地移动。

我的女朋友,却在忙着照顾她那只是轻微擦伤的同事,对我是否真的受伤却毫不在意,甚至认为我在撒谎。

这场无声的战争,我甚至还没开始就已经输得彻底。

不久后,我又看到了陈耀更新的朋友圈,是一张他和徐清梦的合照:“感谢老板放下工作一直照顾我,我决定授予她最佳老板奖。”

看着照片中徐清梦的笑容,我突然明白了一切。

我对徐清梦的爱,经过七年的沉淀,依旧深沉,甚至更加炽热。

而她,可能已经对这份感情失去了热情。

我选择了离开,退掉了租住的宿舍,回到了乡下的老家。

我是在外婆的照顾下长大的,从小就和她一起住在这间老房子里。

城里的房子已经被舅舅和阿姨卖掉,长辈们分了钱,而这栋无人问津的老房子成了外婆留给我的最后避风港。

公司的宿舍都是上床下桌的设计,我的腿受伤了,实在不适合继续住在那里。

我坐在沙发上,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过年时和徐清梦一起规划未来的场景。那时,她依偎在我身旁,轻声告诉我,一旦放假,我就可以搬去和她一起生活。

“外婆已经不在了,你回去也没有人陪伴。”她轻抚我的头发,温柔地说,“阿凡,我早就说过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,这个家既是我的,也是你的。你不必对我的礼物感到抵触,好吗?”

外婆离世的那段日子,她紧紧地抱着我,声音里充满了坚定:“阿凡,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的家人。以后的每一个节日,我都会和你一起度过,永远不离开你。”

现在,我想搬去与她同住,但她的心似乎已经不在了。

我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忘记,并不关乎时间的长短,它可以轻易地发生在任何时刻。

您的位置 : 小说> 小说库> 七年,过境
返回顶部